当前位置:主页 > 885333白小姐玄机料 > 放射科医生患职业病引发讼争

放射科医生患职业病引发讼争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1-30 / 点击:

  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手指头烂掉、恶臭,双眼白内障,浙江省湖州市第一医院4名退休放射科医生因患职业病向院方提出高额精神索赔。8月4日,湖州市吴兴区法院对湖州市第一医院原放射科医生张又铮、郑毓兴、刘殿武、余国庆状告湖州一院的四个案件分别进行了审理。放射科医生患职业病引发讼争

  张又铮伸开左手,缺了无名指,另外四指长着一团团黄色“菜花”,还有血,令人看了十分恐怖。

  痛苦萦绕着张又铮已经23年,而且今生今世他恐怕都无法解脱,而这痛苦则与他的职业有关。

  今年64岁的张又铮是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退休医生。1961年12月张来到这家医院,从1962年7月开始在放射科从事放射性工作,直到1992年调到医院门诊部,他才脱离了放射线侵害。

  “当时医院放射科的设备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军用设备,操作时要左手按住患者,右手按开关。医院里没有B超,没有CT,没有胃镜,没有核磁共振,患者凡是需要影像诊断的,包括要不要动手术,都是通过X射线检查;而那时放射科只有六人,其中五名医生,一名技术员,工作量相当大,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张又铮介绍道。

  每天,张又铮在黑房间里,用手捂住患者的病区,给病人做X射线检查,从上班一直忙到下班,除了吃中饭,没有半点空闲。1980年下半年,张又铮感到双手时时出现持续性疼痛,尤其是左手,疼痛裂入心肺,使他感到十指连心的滋味。除了疼痛,还痒得难受,不时地就把两手抓出道道血印。

  张又铮以为这是得了皮肤病,在自己医院里请皮肤科医生看了,用了药,不但不见好,反而越来越重。张觉得情况不妙,他来到上海第一医学院求治,医院的诊断令他吃了一惊,诊断书上写着:“双手手指慢性放射性皮炎,左手中指为重。”他这才知道,这病与他的职业有关,是长期在放射室内工作的缘故。

  1981年6月,上海第一医学院确诊张又铮的双手食中指放射性皮炎较前有发展趋势,建议他脱离与放射线接触,并定期观察。

  医生告诉张又铮,如果还从事放射性工作,他的左手可能就保不住。拿了诊断报告和医生建议,张又铮回来就找院领导,要求调换工作,但院领导不置可否。

  张又铮只好继续在放射科干,他双手的病情也在不断加重,左手开始溃烂,为预防感染,张又铮一年四季都与抗生素相伴。1992年2月,浙江省放射病诊断小组对张又铮病情进行诊断,表明“左手皮肤放射性损伤3度伴局部功能障碍”,治疗意见为“享受职业病待遇,手部溃疡建议植皮治疗、手部脱离射线月,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对张又铮病情进行诊断,经过切片检查,确诊为手指放射性皮肤癌。看着自己得了癌症的手,张又铮黯然泪落。更让张又铮痛苦的是,不少人看到他的手都会吓一跳,以为是麻风病人,躲得远远的。

  2000年5月,张又铮走进手术室,不得不将他烂得最厉害的左手无名指切除。

  然而祸不单行。一年后,张又铮的眼睛又被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确诊为放射性白内障一期,这意味着张又铮还会双目失明。

  当张又铮以惶恐的眼神扫视放射科同事时,发现在自己身上出现的这些状况,在同事们身上也都无一幸免地发生了。

  郑毓兴,1954年到湖州市第一医院放射科工作,直到1992年退休,是放射科第一任主任。由于他双手出现持续性疼痛,双眼视力明显下降,1990年12月经浙江省放射病诊断小组诊断为:放射性白内障一期,放射性皮肤溃疡。省放射病诊断小组提出治疗建议:享受职业病待遇,脱离放射性环境。而郑毓兴要求院方给调换工作也被拒绝。1996年6月,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诊断郑毓兴为手指放射性皮肤癌。2001年10月,郑毓兴的眼睛也被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确诊为放射性白内障一期。

  刘殿武,1961年到湖州市第一医院放射科工作,直到1995年5月退休,是放射科第二任主任。刘于1990年12月经浙江省放射病诊断小组确诊为:放射性白内障一期,放射性皮炎1度。刘殿武为此多次要求院方给换个工作岗位,均遭拒绝。2001年10月,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诊断刘殿武为:放射性皮肤溃疡伴癌变,放射性白内障二期。

  余国庆,1961年到湖州市第一医院放射科工作,直到1995年10月退休。1986年10月,余国庆经浙江省放射病诊断小组诊断为:左手食指放射性皮肤溃疡,左手中指皮肤癌形成,双手皮肤2度放射性皮炎。治疗意见为:享受职业病待遇,脱离射线,保护手指皮肤,建议左手皮肤溃疡癌珠切除植皮。而余国庆为此求院方换岗位同样遭到拒绝。1995年,浙江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诊断余国庆为:手指放射性皮肤癌。

  如此病例全国罕见高慎永是浙江省职业病鉴定委员会放射病诊断鉴定组组长,张又铮等四医生的职业病,都是他挂帅的放射病诊断鉴定组给作出鉴定的。

  高慎永说,同一单位有四位医生发生这样的职业病,不仅在全省,甚至在全国都罕见。浙江全省至今由于从事放射职业而导致皮肤癌的,还不到十例。

  高慎永说,按照国家标准,放射性皮炎分为一期至四期,最终导致癌变;放射性皮炎从一期到癌变潜伏期一般在27年至30年,张又铮等四医生都经历了这个病变过程。这说明,当时他们从事放射性工作没有保护措施。这种病很痛苦,皮肤皲裂出血,最终失去功能。另外,这种癌变也会出现癌细胞转移,嘉兴就有一例,不过这种概率较小。治疗的方法一是植皮,二是截指。张又铮等医生出现放射性白内障也是他们从事放射性工作导致的。放射性白内障也分一至四期,最终会导致失明,性质比老年性白内障要严重。

  高慎永说,对职业病的处理,以前有专门的法规,去年5月1日实施的职业病防治法也有明确规定,依法处理应该没有问题,但实际上真正执行起来很难。张又铮等四名医生的遭遇很令人同情。

  张又铮、郑毓兴、刘殿武、余国庆在治疗过程中,湖州市第一医院按规定支付了医疗费,但是拒绝对他们的职业病进行伤残等级评定,也没有给他们相应的待遇。

  张又铮说,对患有职业病的职工,根据国家法律政策规定,退休工资全额照发,卫生津贴全额照发、医药费全额支付。有条件的单位应给予每年一个月的疗养假期;同时,根据国家规定,患有职业病职工还应当以在职职工的标准增加工资,但医院都没有执行,工资改革后历次调整工资,都是按一般退休职工的标准为他们增加工资的。

  这四名退休医生多次找到有关部门要求解决,湖州一院才按规定给他们退休工资全额照发,卫生津贴费照发。但仍拒绝按在职职工的标准加工资,以及给他们每人一个月的疗养期。四名医生说,湖州一院没有参加工伤保险,他们应该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也没有得到落实。

  2002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实施的消息传来,该法明确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障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张又铮等人由此看到依法解决问题的一线日,张又铮、刘殿武、郑毓兴、余国庆向湖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上仲裁申请,湖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事业单位与干部(退休干部)职业病补偿争议,不属他们的受理范围,为此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

  4月30日,张、刘、郑、余分别向湖州市吴兴区法院递交起诉书,要求法院判令被告湖州市第一医院确认原告的病情为职业病,依法对原告进行伤残等级评定,向原告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和伤残抚恤金;判令被告依法为原告安排每年一个月的职业病疗养期,并承担全部费用;判令被告依法重新确定原告退休后工资改革中的增加工资标准,按在职职工加工资的标准增加,并补发不足部分;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费。

  张又铮和其他几名退休医生说:“与医院打官司是我们的无奈之举,我们是想依法讨得该得到的补偿。”不过,他们也说,毕竟是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单位,与单位对簿公堂,实在是件揪心的事。

  8月4日,湖州市吴兴区法院对湖州市第一医院原放射科医生张又铮、郑毓兴、刘殿武、余国庆状告湖州一院的四个案件分别进行了审理。庭审中,湖州一院只请了一名律师出庭全权代理诉讼。

  法庭上,湖州一院对四名医生因职业病患手癌及白内障的事实没有否认,但针对四名医生所提出的诉讼请求提出了异议,湖州一院代理人认为,四名医生与院方的争议关系属于劳动人事争议范畴,应由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政策调整。因此,此案应由人事部门争议仲裁委会员受理,要求法院驳回四名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名医生说,他们曾经向湖州市人事部门提出过申请,被告知应由劳动仲裁部门受理,但劳动仲裁部门却不予受理,故而他们依法向法院起诉。他们与院方的争议,应依据我国的劳动保障法规及民法通则来处理。

  四名医生都向湖州一院提出高额精神损害赔偿,张又铮索赔额最高,为15万元。其他三人分别为14万元、14万元和8万元。他们的理由是,当时工作用的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机器,院方不仅没有为他们做任何防护措施,还人为地加大他们的工作量;而且在他们已患职业病的情况下仍然不给调换工作,院方存在主观过错,应当对造成的后果承担赔偿责任,他们向院方提出精神损害赔偿是合理合法的。张又铮说:“我的余生中都将在痛苦中度过,今年我64岁,我想我还能活个10年吧,从确诊我患癌症到死我恐怕会有一二十年,每年几千元精神损失赔偿应该是不高的。”

  湖州一院代理人则认为,四名医生从事放射工作,日积月累可能导致放射性职业病是不能完全避免的,这并非院方主观故意或过错;四医生患职业病,院方不存在违法行为的因果关系,本案不存在民事侵权事实,所以,四医生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不能成立。

  审判长表示,法庭将委托有关部门对四名医生的伤残等级作出鉴定后,再作出是否继续开庭的决定。



Power by DedeCms